位置:主页 > 最新资讯

欢乐颂不好看了,剧本变坏植入失控还是明星不务正业

来源:欢乐颂第三季 时间:2017-05-21 14:39
根据CSM52城收视数据显示,浙江卫视和上海东方卫视分别为1.549%、1.342%,市场份额占5.12%和4.44%,位列同时段第1、2位;同时,零点上线剧集的四家网络平台点击量持续上升;在微博,#欢乐颂2#话题持续占据话题榜首,微博阅读量达16.4亿,话题讨论量160.4万。
虽然收视率成绩不俗,但是在造型、发型及情节、人设上,《欢乐颂2》惨遭吐槽。从豆瓣评分上看,才5.2分,相比于第一季的7.3分,差了不止一个级别。而在众多吐槽声中,小包总和安迪是被质疑最多,小包总被认为不够man,而刘涛则被嘲笑演技太差。

不可否认,这一年来,国内的影视剧生态已经大不一样,大批类似题材的作品扎堆上线,审美疲劳的因素必然存在,而受众心理也越发难以把握,但从已播出的几集剧情来看,欢乐颂自身的问题显然不少。
1、现实主义剧本失灵了?
《欢乐颂1》热映期间,媒体评价该剧的走红,很大程度上得以于其现实性,编剧袁子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直言:“血淋淋的生活和大家隔了三层纱,我们大概撩了一两层。”

有专业人士分析认为,《欢乐颂》通过作品将当下社会中的大多数人群分成了“五类”,这样的“阶层话题”在社会上是敏感而现实的,因此它造成强烈的热议和关注度是可以预见的,而第一步的深刻影响,已经让其上升为一种代名词,以至于2016年冬季日剧《东京女子图鉴》被称为日本版《欢乐颂》。
剧评人戴桃僵指出,原先加诸在《欢乐颂》上的社会意义,被大幅度地稀释。第一季时由“五美”的身世背景和奋斗经历而衍生出来的社会话题,经过第一季的播出和后续讨论,社会意义已经被过度挖掘。
而新浪专栏作者水煮娱认为,欢乐颂2的问题主要是在收视率、话题度两方面的举棋不定:“在收视面前,话题才是王道,持续的话题制造才能获得观众的正视,进而才能获得更多的粉丝讨论度和平台倾斜,保证更高的收视和更稳定的话题度,马太效应进一步加剧。”作者认为,《欢乐颂2》的挑战在于:在延续国产都市剧的现实挖掘和巩固热门剧收视之间,如何抉择。是继续撩现实,还是撩观众?

《欢乐颂2》的差口碑,还集中在剧情和人物设定方面:有微博网友表示,前两节节奏有些慢,再加上唱歌的设计,让人不适应。此外在人物角色上,男性方面小包总在第二季应该是戏最多的男主角色,王凯在第一集只有20秒的镜头大。而小包总的形象被认为从第一步的男子汉变得女性化,这也遭到不少观众吐槽。
2、剧情被品牌植入绑架了?
欢乐颂第一部让人津津乐道的,在于其广告植入水准,自媒体拾叁总结到,从台词、场景、人物设定, 到处都有品牌植入的影子。
可想而知,第一部收获的收视率和口碑,都让品牌投放趋之若鹜,据澎湃新闻报道,品牌广告商多达50家,这几乎是第一季广告商数量的2倍还多,广告品牌档次也有明显提升,野兽派、法国娇兰、林肯汽车等高端品牌都是首次进驻。

但从第二部的对话和故事情节来看,品牌植入正在挟持剧情走向和人物台词,尬戏频频上演:公众号“拾叁”指出,第二季里,五个女主全都用华为或其旗下的荣耀手机。这就不太科学。“第一季里就连小邱都用iPhone,到了第二季就连安迪都用华为荣耀了。降了几千块,说好的消费升级呢?......类似的违和植入,还有很多,比如第一季樊胜美敷面膜都是好几千的蕾丝面膜,可是到了第二季里关关、安迪等竟然全都用上了国货。

3、演员之间不能愉快聊天了?
欢乐颂1告别荧屏后的一年,整个娱乐产业的大环境正在快速变化,剧中的部分演员正在上演新的“资本运作神话”,而另一些则默默无闻,可以说欢乐颂的阶层差异已经蔓延到了剧情外:
  据娱乐资本论报道,今年早些时候,《欢乐颂》背后的出品方正午阳光分别同刘涛、王凯、勒东等演员成立了三家公司——得舍影视、锦麟影视和浙江得空影视。

据该公众号了解到的消息,上述公司并非是艺人工作室的性质,而是主要用来投资影视项目,未来正午阳光所有影视项目,三家公司都有机会投资;另外,正午阳光于三位明星之间也并非“绑定”关系,甚至,刘涛的经纪约至今仍不在正午阳光手中。
踩低捧高体现在很多方面,同一个剧组的主演成员之间发展轨迹也会有很大差别,这是娱乐圈的普遍现象,最典型的是同处于加油好男儿里的乔任梁和李易峰,在一个剧组重新回归后,貌合神离也导致作品魅力下降,特别是在这样一部5个女人一台戏的剧作里。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一部剧受欢迎,一定程度上是观众的褒扬和支持,也是要求、责任和压力。如果把它当成赚钱的利器,将来只怕是对观众这份心意的辜负,但话又说回来,市场经济大潮下谁是靠着空气活的呢?